“申聪被找到”后的24小时发生了什么?“梅姨”又到底是谁?

时间:2020-03-09 12:36:25来源:锐眼聚焦天下 陕西法制网作者:网宣

 

林宇辉在微博中透露,申聪正在读初三,身体健康,养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家里生活并不富裕。他表示,“听到这些的申军良有悲有喜,虽然孩子过得并不好,但至少身体健康。从襁褓婴儿到十六岁的少年,申聪究竟变成了什么样,申军良马上就会亲眼看到。”

 

据广州市公安局通报,3月7日19时许,在双方意愿下,广州警方安排了申军良夫妇与失散多年的儿子团聚。申军良15年的寻子路,在儿子申聪被找到的通报发出24小时内,画上了圆满句号。

 

此前一晚,当广州市公安局通报申聪被寻回时,申军良夫妇正迫不及待地赶赴广州。他在朋友圈中写道,“爸爸每天都期盼着与你见面的那一天,可是爸爸又很怕,怕自己没有准备好去迎接你回家。”

“申聪被找到”后的24小时发生了什么?“梅姨”又到底是谁?

 

 

连夜赴约

 

3月6日21时30分,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被寻回。他就是申军良的儿子申聪。2005年1月4日,申军良妻子于某在增城沙庄街江龙大道出租屋内,被两名男子抢走了当时才1岁的儿子。

 

派过十几万份印有儿子照片的传单,被帮过也被骗过,申军良十五年的漫漫寻子路,在2020年的春天画上句号。

 

其实,早在春节前,申军良就接到警方通知,DNA比对上了,他与儿子重逢的计划却因疫情等因素一再后延。直到近日再接到警方电话,申军良立即与妻子、弟弟一家人坐上三辆车,从四面八方赶往广州,上千公里的路,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中途只停靠加了一次油,吃了一次饭,在3月6日22时许抵达目的地。

 

他终于能在朋友圈中说出那句等待了十五年的话:“我的儿子申聪找到了!”“我日夜思念的孩子,不知道你现在有多高,有多重,是否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样子。”

 

这次重逢,申军良夫妇等了15年。曾经牙牙学语的幼儿,已变成1.7米的初中生。

 

3月6日22时抵达广州后,一位办案民警带着申军良前往医院检查身体,这时他的手机已经停不下来地响动,电话从全国各地涌入,以至于手机就像要死机了一样。在医院量体温的功夫,未接电话数量飙升至190多个。

申军良前往增城区一家酒店落脚,期待次日的重逢。

 

焦灼等待

 

“这一个多月,是我最煎熬的时候。”3月7日凌晨3时许,申军良住进广州增城一家酒店,依然未眠。从知道儿子被找到的那一天起,他就反复地思考着,相见的那天,应该穿着怎样的衣服,迈着怎样的步伐走向他。

 

从春节到现在,他每天着急地在房间不停地转圈,只关注两件事,一是广东的疫情严不严重,因为申聪在广东。二是找申聪的民警的动态。上个星期,申军良看到民警有一天走了一万多步,那天,他在房间转圈也走了一万多步。

 

疫情期间,他到处想办法找、托朋友问,找来了5个N95口罩,从济南一路带来广州,都给孩子留着。2月20日,他还曾向南都记者询问广州的交通管制和社区人员流动情况。

 

7日12时05分,接受过采访的申军良在民警的带领下离开酒店,“请媒体朋友在这里稍等待,我们去办理一些手续。”申聪的母亲也跟随民警上车,前去履行相关手续。

 

这天上午,申聪被拐案二审代理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向南都记者表示,该案已再次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二审尚未开庭。申军良希望追讨15年的寻子损失。

 

精心准备

 

申军良给申聪准备了里里外外的新衣服,红色的运动服、黑色的裤子、好几双袜子、内衣。3月6日,他从警方处得知,申聪现在1米7左右,比较瘦。当天下午,他就托在东莞的朋友买了一双崭新的运动鞋,43码,跟申聪的弟弟一样。

 

“申聪被找到”后的24小时发生了什么?“梅姨”又到底是谁?

 

 

7日上午,申军良特地面向镜头表示,感谢大家对他寻子的关注和帮助,“但是我的孩子还未成年,不希望我儿子的照片和视频被曝光出来,希望大家谅解。另外,我代表我们全家人感谢负责侦办和督办我孩子案件的所有领导和警官们,没有他们我的儿子不可能这么快找回来。”

 

3月7日13时许,曾帮申军良画出了申聪长大后的模拟画像,也曾画出案件中“梅姨”的画像的山东退休民警林宇辉发出一条微博。申军良在出发前就告诉了林宇辉申聪已找到的好消息,还表示日后到济南的第一站就是给他送去锦旗。

 

林宇辉在微博中透露,申聪正在读初三,身体健康,养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家里生活并不富裕。

 

他表示,“听到这些的申军良有悲有喜,虽然孩子过得并不好,但至少身体健康。从襁褓婴儿到十六岁的少年,申聪究竟变成了什么样,申军良马上就会亲眼看到。”

 

终于团聚

 

7日17时许,广州警方在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刑警大队召开通报会。会上,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副局长李光日介绍,今年1月,警方确定了孩子申聪的情况。李光日说,申聪是个健康的孩子,很阳光,和其他小朋友没什么区别,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尚未表达在哪边居住的愿望。

警方表示,操作申聪一事的是申聪养父的父亲,已于6年前去世。关于申聪上一手买家一事,警方仍在调查中。申聪的养父母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其主要在外地工作生活,不在梅州本地。

 

对于一度与申军良寻子深度捆绑的“梅姨”,警方表示暂未有证据直接证明其存在。

 

警方表示,2016年,广州警方抓获涉申聪被拐案主要嫌疑人张某。据张某供述,2003年,其拐卖的儿童都是通过一个被称为“梅姨”的女子贩卖,至今,除了他的这个供述之外,没有证据证明“梅姨”存不存在。

 

广州警方称,根据他的供述,警方核实了几乎所有的细节,提到了增城的某一条街、麻将馆等全部都调查过,有可能符合条件的户籍人口、外来人口、暂住人口所有都进行了排查,花了几个月时间,目前还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梅姨”是存在的。

 

2017年以来,广州警方接到全国各地热心群众举报称当地发现了极其像“梅姨”的人,均逐一核查,全部查否。警方表示,欢迎热心市民、媒体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警方会尽最大的努力一一核实。

 

“申聪被找到”后的24小时发生了什么?“梅姨”又到底是谁?

 

 

7日22时许,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当晚19时许,在双方意愿下,广州增城警方安排了申军良夫妇与失散15年的儿子申某团聚。申军良15年的寻子路,终于在申聪被找到的通报发出24小时内,画上了圆满句号。

 

(原标题:“申聪被找到”后的24小时:牙牙学语的幼子,长成1.7米的初中生)

来源: 锐眼聚焦天下

编辑:陕西法制网 李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