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中考儿子不上学 父亲从嚎啕大哭到静静等待

时间:2016-06-20 11:00:58来源:陕西法制网作者:网宣

  “我多希望喝醉后好好睡上几天,太累了!”6月17日,43岁的陈先生对记者说。此时离2016年西安中考仅剩8天,但他还是不知道14岁的儿子去不去参加考试。因为一直失眠,他眼圈深陷,眼里有血丝。

  孩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劝了3个小时他都没回应”

  今年春季新学期刚开学5天,陈先生读初三的儿子突然不去学校了,还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

  “在他不上学的第一个月里,我想不明白!他怎么能不上学?怎么能把自己关起来不理我和他妈呢?我隔着门苦口婆心给他说了3个小时,他连个回应都没有。”陈先生说,他把老师、朋友、心理专家都请来,才勉强说服孩子去学校报名中考。

  “他是全校最后一个报名的,我电话都快被老师打爆了。从早上6点半拖到中午12点,娃就在房子里不回复我。我正做饭时,一个人忍不住嚎啕大哭,还怕人听见,赶紧把抽油烟机打开。”陈先生在自己写的一首题为《这个春天,比冬天还冷》的诗里说:“这个春天我们的孩子成了陌生人。”

  孩子作业有问题被他凌晨从床上揪起来批评2小时

  陈先生上夜班,很少陪孩子。孩子从幼儿园到初三的家长会,他只参加过4次。

  “我以为有妻子,有重点学校,孩子出不了大问题。”陈先生说,“我是一个过于严苛的人,有一次凌晨2点下班回家,无意中瞥见孩子的暑假作业写得一塌糊涂。我把娃从床上揪了起来,批评了两个小时。”

  儿子上初三后,陈先生转上白班。他为儿子制定了除英语外的所有课程的辅导计划,准备一同迎战中考,可孩子却以学习是自己的事,他的方法过时为由,拒绝了。

  为了让儿子写作业时不玩手机,陈先生将手机摔碎,将娃房门的锁拆掉,换来儿子的一句“你就是个暴君!”

  写信、发照片、买宠物狗 试图感化儿子

  从3月初到4月底,陈先生给不上学的儿子写了8封信,希望感化他。“没起作用,娃还说我卖弄文采。”但信把陈先生的妻子感动哭了,她说:“我爱人不容易,比我更煎熬。”陈先生还收集儿子小时候的照片,配上点评,发给儿子,孩子不但不领情,还威胁要拉黑。直到陈先生花1000元买了一只儿子一直想要的泰迪犬,儿子才露出笑容。

  虽然陈先生觉得儿子每日陪宠物玩、打游戏是虚度时光,但他忍住不再粗暴干预。“原来期望他一两个月能改变,现在只能慢慢等着,我相信,迟早会变好的。”陈先生说,“我不能像以前那样,强迫儿子按我的意愿生活。比起心智健康,学习又算什么事儿呢?”

  参加培训反思教育儿子方面的问题

  孩子不上学后,陈先生和妻子每周都参加“怎样做个好父母”的家庭教育班,深觉自己给孩子的陪伴、尊重、宽容与爱太少了。

  在老师的帮助下,陈先生开始反思自己在教育儿子方面的问题,“孩子的问题都是父母的问题”,他说他最近才相信这句话。他在手机备忘录里收藏了一篇文章,记者看到其中一段加粗的文字:“孩子身上的问题,都是在反映父母的思想言行,孩子就是父母的一面镜子。”

  “做父母是一门艺术和学问,我们很多人,都是在想当然地做父母。”陈先生说,“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改变教育方式,孩子现在会是什么样?

  6月16日晚,看着儿子半躺在床上打游戏,陈先生的暴脾气又上来了:“你看看你那样子,跟鸦片战争时吸毒的有什么区别……”话还没说完,“砰!”儿子把门关上了。

  这摔门声,震得他心痛。

  >>专家建议

  好父亲要表达对孩子的爱 要懂得包容、接纳、尊重

  心理咨询师杨逍说,陈先生曾是工作狂,因此错过陪伴孩子成长的关键期,造成孩子的疏离,导致逆反;他对孩子一味高要求,加重孩子的无能感。

  “陈先生不懂爱是包容、接纳和尊重,孩子需要父母对缺点的包容、无条件的接纳,以及对想法、行为的尊重。因为孩子是独立的个体,不是附属品。”杨逍说,“目前,陈先生试图温暖孩子,重建与孩子的关系,方向很正确。”

  杨逍认为,“所有想成为好父亲的人,找对父亲的角色定位,明确父亲角色的不可替代性是关键。”好父亲应多花时间陪孩子,培养感情需要时间和精力投入。好父亲要表达对孩子的爱。尽管男性通常不太擅长表露情感,一个拥抱或拍拍后背、亲亲脸等动作,以及偶尔当众鼓励孩子,会让孩子以后成长为一个人格更加完善的人。记者付启梦

  3个生病孩子父亲的苦恼:

  没有医疗费只能看着孩子疼痛

  42岁的旬邑县湫坡头镇散集村村民吕建华,和3个孩子及年近七旬的父母相依为命。他说希望过上不用老为医疗费发愁的日子。

  家中3个病孩需要照料

  2001年,吕建华的儿子强强出生。可孩子屁股后面长了个瘤,经诊断为“脊髓栓系综合征”,会造成大小便失禁等问题。强强3岁时,吕建华的大女儿佳佳出生,没想到面部有血管瘤。佳佳8个月时,吕建华的老婆喝了农药身亡。吕建华思索再三后前往银川打工。2007年,他带着第二任妻子回村。尽管有两个病孩,但吕建华说他那时充满希望,骑着新买的三轮车收破烂,一个月能有6000元收入。2010年,吕建华的希望被二女儿婷婷学步时踮起的脚尖打破。医生诊断她是脑瘫引起的走路不便。确诊后没多久,他的第二任妻子带着家里不多的积蓄离开。

  他连一个娃的手术费都拿不出

  2004年至今,强强做了5次手术。术后,孩子尿不出来了,若不及时插导尿工具,就全身疼得受不了,只能辍学在家。据了解,只要在强强的膀胱上安个起搏器,定期换电池,就能和正常人一样。但安装费至少15万元,换1次电池需要9万元。“医生说这些新农合都不能报销。”吕建华说,现在他只能看着儿子继续疼痛。和脸上核桃大小的血管瘤“和平共处”了12年,大女儿佳佳从未提起做手术的事。“她懂事,知道没钱,所以不说。”吕建华很心疼大女儿。而对脑瘫的小女儿婷婷来说,哥哥姐姐的医疗费还没着落呢,更顾不上她了。

  散集村村干部王益勤说:“7年来吕建华家每月都能领到450元的低保户补助,但对于医疗费来说,是杯水车薪。”

  大女儿:长大好好孝顺爸爸

  除了医疗费,几个娃对于妈妈的敏感,也令吕建华很不安。“有次我和佳佳听广播,主持人正在讲一个有关妈妈的故事,娃一下关了收音机。”后来他才知道,是娃们相约不在家里提起妈妈。提到这些时,吕建华眼里是尴尬和不安。记者了解到,吕建华和两任妻子关系都不融洽,主要原因就是他脾气急躁。

  让吕建华放不下的还有一直帮他操持家务、照顾孩子的父母,他说现在很愧疚。多年来一家人没有添过新衣,甚至连吃肉都得等到过年。三个孩子唯一的玩具,是家门口吕建华做的秋千。昨日下午,记者接到了吕建华大女儿佳佳的电话。她说:“爸爸很辛苦。等我们长大了,会好好孝顺他。我会在父亲节给他说节日快乐。”记者付启梦